EN [退出]
凤冠霞帔的读音是什么>中国新闻

_梁庆昭:非户籍常住人口参与自治组织的选举是趋势

2017-11-23 13:25
本报记者 宋菁 南海罗村报道

本报记者 宋菁 南海罗村报道

南海“政经分离”的农村改革尝试,正在引起国内三农问题学者们的普遍关注。按照改革的宗旨,“政经分离”的体制可形成基层三类组织各归其位、各司其职的新格局,使公共管理与经济运行的边界得以厘清

罗村党工委委员梁庆昭分管着罗村的村改居社区建设,他就罗村的“政经分离”运行情况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根据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居住一年以上的流动人员,可在当地参与自治组织选举。这对很多异地务工者超过本地人口的珠三角农村来说,社区自治和公共服务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变化。

而罗村乃至南海正在推进的“政经分离”以及集体经济的确权,正是为了这种即将出现的变化做好准备。

“政经分离” 利大于弊

《21世纪》:南海农村改革推行的“政经分离”,在罗村进展如何?

梁庆昭:“政经分离”今年4月在罗村启动,我们当时选择了务庄作为试点,今年5月份开始在全镇推进,目前罗村已经全部完成了“政经分离”的改革。

罗村现在有18万常住人口,其中户籍人口接近8万,超过10万属于非户籍人口。“政经分离”对罗村乃至南海来说都是一个必然趋势。

2011年4月,罗村的各个村委会换届之时,我们已经将村委会改制为社区居委会,“村改居”之后,我们开始大力推进“政经分离”,一方面,使得农村的原有的集体经济能够从自治组织中分离出来,由经济组织独立运作承担,另外,也使得社区党组织的工作精力得以放在社会管理上,对经济组织只进行监督。

分离后的社会管理的费用由两部分支撑原来的集体经济组织会承担一部分,毕竟现在的村改居社区中,村民还是占了大部分,经联社承担一部分费用也是应该的;另外,部分城镇居民居住在农村社区中,所以区镇两级的财政也会负担一部分社会管理费用。

《21世纪》:“政经分离”较原来的“政经混合”体制有何利弊得失?

梁庆昭:“政经分离”或者“不分离”要看具体的地方的情况,我们作为珠江三角洲经济发达的专业镇,城市化相对比较快的地方,“政经分离”利大于弊。

一是改革之后的党组织、自治组织以及经济组织这基层三大组织的工作重心更加明确。另外,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农村有股份的村民占社区总人口的比例会越来越小,外来的常住人口会越来越多,如果政经不分离,仍然由经济组织来承担社会管理的工作,也不合理,此外,村民的股权会被稀释,会引发更多的争议和矛盾。分离有利于解决这一矛盾。

村民也愿意推行改制,因为改革没有对其根本利益造成影响,反而是在减轻他们的负担政府财政承担了一部分政经分离后的管理费用。

“政经混合”体制下,容易滋生村内的矛盾冲突。村内有有股权的农民,也有没有股权的居民,还有一部分人祖辈是农民,但是因为工作、生活等多种原因户口迁出后再迁回已经没有股权的居民。也就是说,村民未必都是集体经济组织的股民,如果不实行“政经分离”,极容易产生股权争议。

政经分离的同时,我们还在推行股权的固化,尽量减少这方面的矛盾。按照国家政策、集体经济组织的章程来确权,将股权固化到家庭。

《21世纪》:现在基层经济组织主要由哪些人员构成?

梁庆昭:经联社是通过有股权的村民选举产生的一个组织,负责具体的运作,村小组下面有经济社,经济社是由村小组里有股权的村民选举产生。这两个基层经济组织均独立运作,我们严格规定党组织书记和居委委员不能兼任经济组织里面的职务。

外来人口参选的挑战

《21世纪》:罗村18万常住人口中,外来人口已经超过10万,对珠三角的专业镇来说,外来人口管理一直是社会管理的难题之一,你们有何具体措施?

梁庆昭:以前外来人口的管理以用人单位自行管理为主。但是近几年开始,南海根据外来人口增长情况,开始在每一个镇街设立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除了镇街这级政府,村居也要设立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

这个新设机构主要的职能包括居住登记、日常调解、计划生育以及出租屋的管理等等。

《21世纪》:按照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居住一年以上的流动人员,可在当地参与自治组织选举,罗村如何应对这一变化?

梁庆昭:由于罗村去年才完成村改居,非户籍流动人口我们还没有接纳他们参与我们的选举工作中,但是下一届的换届,这一个问题应该要考虑在内。

非户籍的常住人口参与自治组织的选举这是一个趋势,我们推行“政经分离”也是为了做好准备迎接这样的改变,否则股权的矛盾将更趋于复杂。

设立社区服务中心也是为了未来的变化提前做准备。只要在社区工作生活,就应该享受当地基本的服务,“政经不分离”的体制下很难做到社区服务的均等化,过去这些管理费用都是集体经济的股民支付的,外来人口也没法使用公共服务。而现在设立社区服务中心,宗旨就是公共资源的公共使用,这块工作由政府承接下来。

《21世纪》:公共服务的范畴大幅扩大,财政压力也会增加。

梁庆昭:这需要政府加大投入,需要服务的人多了,资源还是那么多是不可行的。加大投入我们也有心理准备。

这需要各级财政去消化,别仅仅依靠区镇两级财政支持。我个人认为应该根据地方常住人口的数量、外来人口的数量来确定财政补贴的数额。

《21世纪》:在探索社区自治这块,罗村成立了被称为“小政协”的社区的参理事会,能否谈一谈启动的始末?

梁庆昭:2010年的6月开始,罗村已经开始在社区设立参理事会。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政经分离”的推进,单靠以前社区的几个干部来决策是不够的,有必要设立参理事会,扩大平时重大事务决策范畴。

参理事会组织架构借鉴了新加坡模式。第一届是由社区党组织牵头组建的,人员包括党组织、自治组织、经济组织领导和村民代表、股民代表、党员代表、外来人口代表以及企业代表,还有法律顾问以及社会管理方面的专家。

第一届是推荐的形式,明年换届的时候会按照新的章程去改进产生机制一部分是选举,一部分是推选。比如,会长、干部的代表、村民代表、企业代表这些是选举产生。外来工代表则是由工会组织推荐产生。

当前文章:http://95674.ddqdgj.cn/society/a8o3.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13:25

床头朝哪个方向好  上海电信固定电话套餐  洛阳理工学院  寿县租房  芋艿是什么  消糜栓多久可以同房  威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  两寸照片多大  湖州天气  mp4多少钱一个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梁庆昭:非户籍常住人口参与自治组织的选举是趋势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临夏甘十九妹伊剑平在山洞_162703广发小盘净值